迷茫的小智障

日常怀疑自己的说,文笔辣鸡,但是在努力。更新超慢。欢迎大家评论呀

清茶


文笔不好,请多担待,谢谢啦!!

ooc预警

地风时期地风时期,找点糖吃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楔子

又是一年上元节,皇城上下熙熙攘攘,大街小巷,华灯初上。

人间有戏文无数,相传中元节的夜晚本是无风,但只要有一位黑衣俊郎伫立在酒肆楼台上,不久后必定风来。随风而来的还有一位一笑倾城的白衣女冠,臂挽浮尘,双眸极亮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、

上元节的那天,街道上或大或小的惊叹声由远及近,跟在一黑一白的身影后面,引了无数人驻足。


他们不是第一回下来了,不知道为什么师青玄格外的喜欢这里,祈愿不多时就拉着明仪下来吹风,明明是吹着自己给予这皇城的风,竟然欢快的不行。


以往师青玄都是左顾右盼,还时不时在与路人错身而过时回眸一笑,现在却是安静了片刻,手中一直翻看着刚从街边淘来的泛黄戏本。


“明兄,你走慢些,”师青玄叫道,“这戏文也太过敷衍了事,总是一笔带过,一笑倾城怎能概括本风师的容貌。”他说完便看向明仪。明仪在一旁负手而行,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。


师青玄见明仪点头,越说越起兴,频频让他评价。明仪本就对这些世俗事物不感兴趣,无奈之下只好在他前面带风般行的极快,头一点,又是敷衍着过去了,师青玄见状,不依不饶,硬是要他说点什么。


明仪回头瞥了他一眼道:“这戏本有何好看,不是要喝酒吗,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闲逛,快走。”


师青玄一听,拿扇子敲了敲脑袋,笑道:“既然没时间闲逛就有时间喝酒?明兄,不知你的时间是怎样计算的啊。”


明仪一时语塞,步子也慢了下来,师青玄追上用胳膊肘撞了撞他,示意他快走,动作中还带着一丝的幸灾乐祸。明仪吸气刚想说回去,结果迎面对上风师大人那一双带笑的眼睛,他叹了口气,冷哼一声,转头望向别处,又大步走了起来。


走了没几步,他忽然顿足,师青玄却全然不知,刚把一心放回了那令人“恼火”的戏文上,于是低着脑袋一头撞上了明仪的后背。


他痛呼了一声,捂着鼻子跳起来拍了明仪两下,边质问边从他背后伸出头。只见明仪头微抬,望向天空,没有要理他的意思,师青玄自讨没趣,摆摆手也只好顺着他的眼神向上看去。


万点流星吹落空,点点红光照明路。黑暗中的灯光虽然稀少,但是足够亮。


师青玄回望,想要对明仪道去赏灯,最终还是没有让声音蹦出,换为了一眼望穿的注视。


明仪头还是微抬,散着一圈微光,眉目修长并上挑,像是射出的光亮,眸子里尽是暗红在升降,黑发如冰川融化,是触手可及的冰冷,却也是炬火在中央由内而外的温暖。有了炬火冰才会融化,并且一旦靠近,就要义无反顾,半路驻足才最是寒意刺骨,好在啊,好在,自己应该已经站在了深处。


师青玄移开了视线,轻道:“赏什么灯啊,赏你就够了。” 原来万千灯火,都不及他一人夺目。


明仪像是刚回神一般看向他:“你说什么?”


师青玄道:“没什么。”


明仪撇撇嘴,两个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儿,师青玄突然得意的“啧”了一声,一甩拂尘,揽过明仪就要去凑热闹。他性子一向跳脱,纵然明仪做好了准备,也被拽的几次差点摔倒。


明仪略感无奈,也不知道师青玄突然想到了什么,笑的那么厉害,侧脸和嘴平齐的地方凹了下去,连走路都歪歪扭扭的。

  

光亮射入师青玄眼中,再反射到明仪眼中。说来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,明仪会认识师青玄也是如此,明明是阴冷之人入局,如今却贪恋那光亮越陷越深,我命中注定还要再有一劫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白茶清欢别无事,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二、

几百年前的一个,似今天一样的夜晚。他们的堪称巧合的开始,不是在上天庭,而是在这皇城大街。

  

正月十五日元夕节,火树银花不夜天。从上天庭宴会出来的明仪流荡在皇城大街。


长街旁尽是商铺小店,灯火摇曳,人影聚散,各式各样的声音虽说不上是那般鼎沸但却此起彼伏。热闹的让明仪恍惚忆起那热腾腾的小店和一碗甜汤。热闹固然是好事,但是想到这份热闹不属于自己,便显得格外孤独。


故事从开始便注定了结局,现在忆起也是无法终止。


明仪感觉自己多愁善感了许多。


面上的平静如水,掩饰住了眼神泛起的波澜。他手心一转,使了个法隐了身形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

迎面的风把他吹的清醒,人潮在他身侧涌动。估摸着这个点茶楼的天台无人,明仪随便在旁边捡了一个,缓步走到雕栏旁。


他揉了揉眉心,将袖子里的酒壶拿出,仰头喝了一口,琼酿入喉,心情也因此好了许多。离远了再听,那些的嘈杂声也就让人舒服多了,甚至有一些的安心。


烦躁来的快,平和的也快。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,早就懂得该如何收敛。这大街上的夜景无非就是一个人走,一个人来,许多人同时一起,就是一群人来来往往,车水马龙,不知有何意义,或许也曾有意义。


其实倒也不是他非要装作面无表情,虽然有的时候必须如此,但是大部分时间他面上的冷淡是自然而然的。明仪本就不爱笑,妹妹以前就经常扯着他的脸让他多笑笑,他也只是摸摸她毛绒绒的头,给了她一个浅淡的微笑。

  

放松了许久,面上还吹着微风,背后却又来了一阵,突然的有些奇怪。


明仪猝然回头,那转角的黑暗中轻飘飘的衣摆先透了出来,随后便是身影,黄叶挡在她额前,白衫被点缀成初升太阳一般,对比之下,过分的惹眼,手里还握着一把折扇,眉目弯弯。


明仪脚尖微动,暗暗念诀,下一刻又像是想起来什么的样子,攥成拳头的手松了力,叹了口气,站直转回了身去。


片晌,明仪抬头看了看天空,不说云朵,连一只路过的飞鸟都没有一只,可是背后目光丝毫没有要移开的意思。他甩头回看,确定了她的目光是朝向这边,超向他身后的天空,不知道在看些什么。


明仪有些许不适,他总是低调行事,很久没有被人如此注视过,尽管只是恰好站在那人的视线内。


他起身拎酒离开,忽略了女子眼神中的那意料之中的意味。她眨了眨眼睛,不假思索的伸手将他拦住,明仪微微蹙眉,继续向前走去,直到撞上她的手臂。两人皆是愣住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评论(8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