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茫的小智障

日常怀疑自己的说,文笔辣鸡,但是在努力。更新超慢。

大抵如此


“直到翻开那本书我才想起来那是他在初雪的早上递来的柳树枝,当时的画面我忘了许多,只是还能想起来他当时站在屋檐旁,额前还滴着水,头发从侧面起被照的金黄,眼中映出融雪一般,看来的透亮。‘望他,观你,人世间最纯粹的感情莫过于此’,他大抵是这样说的吧。”

清茶

蓄谋已久。 

感谢观看!!【突然更新】


地风时期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五、

办事极佳是上天庭对地师大人的评价。


经常听身边的神官谈论,师青玄对这位大人有了极大兴趣,一直想找个机会结交。


可是纵然他这样善于把握时机,每次也是一愣神就找不到人的影子。单独撞见的时候更是不曾有。


师青玄感叹无缘,但是后来,发生了一件可以说是契机的事。


通灵阵内经常有神官开口询问或求助。那天就在大家抢功德的时候,不知是哪位神官突然发声,道出来意,因为出任务时出了问题,他急需功德,数额又大,阵内一时间没人回应。


师青玄正好在阵内,他听完后就将两指抬到额边,正准备借时,就听那位神官连说了好几声筹到了和谢谢。


看来是有人在他之前借钱给了那个神官,果断大方,这个举动让师青玄决定去拜托灵文,查出了这个不知名的人。


从灵文殿内回来,师青玄想了好久,也是那时,他认准了明仪这个人。


当时灵文查完顺口提了一句,说这笔功德不是出自地师殿。既不是还愿,地师殿最近也没有要务去办,那这笔功德的来源,可想而知。


来自上天庭的谢礼不好拒绝,明仪虽然收下却在后来选择借了出去。并且这笔功德是匿名借出,借钱向来有借有还,可是匿名借出,没有地方可还。


另外用别人的钱给自己借人情,不妥,明仪会匿名借出也是考虑到了这一层的意思。


还有一件事他比较在意,明仪总给他一种不应当的孤独,这种孤独并不同于神官的内敛。


上元节那天,上天庭照例举办了宴会,师青玄正好坐在明仪的对方,他本来想直接上前,转念一想对于明仪来说在这种场合实在有些突兀。


于是他便坐回自己的位置,等着明仪偶然抬头,这一等就是等到结束,明仪竟然一次也没抬起过头,只是猛吃。


起初师青玄觉得有趣,慢慢地也觉得不对劲。他用手拨弄着拂尘,舔了舔嘴唇,心道“就算是神官的胃也经不起这样吃啊。”


师青玄皱了皱眉,再回过神时,明仪已经没了踪影。


他起身跟自家哥哥交代后便追了出去,好在还能看见那人一点黑色身影,一路就到了那座酒楼。


师青玄没立刻过去,他站在暗处仔细端详了一番,突然嘴角上扬。不认识是装作的,帝君派给的任务是编来的。但是酒钱倒是真付了,这桩容易查到,也当是做善举吧。


鬼市的确危险,但是明仪掌握的信息也少,将那里作为不存在的任务地点,最为合适。不过要万事小心,师青玄暗暗提醒自己。


如果他有意结交,那便事后将事实告知他,如果他无意,那便就此打住,也不再去纠缠。


师青玄想着,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个词,真的贴切的比喻。他呼出一口气,从转角处走出。


蓄谋已久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关于这次日服万圣节的想法


【说在前面】我没有去玩日服的游戏【因为看不懂日文】我是看了别人的翻译然后来说说我的看法。

经历了这期活动三个人之间算是说开了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先是小真,从这期活动能看出小真是一个内心强大的还很温柔一个人,他不是泉眼里需要保护的弟弟。他能一下就看到了泉的内心,能把他看透,知道他掩饰下的“胆小”,可以说这期看起来小真才是哥哥那个角色。他能很平静的接受了泉因为leo所以对自己过度的保护,还希望并告诉泉去和leo敞开心扉,去保护他应该保护的leo。小真只想跟泉保持一种平等的关系,他不需要泉过度的保护。


然后是泉,我个人认为泉最看重的人还是leo吧。

他之所以单独跟小真说leo不重要,第一个原因是他不希望小真为难。泉还是很在乎小真的,小真对他来说是一个珍惜的弟弟。因为leo的崩坏,他不想让小真受同样的伤害,所以有了过度保护。但是我觉得这跟替代品没有任何关系,有了前车之鉴自然不想再重蹈覆辙。

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泉通常是个口是心非的人,而且最后的剧情里也说清了,他看重leo,特别看重,一直以来的“冷淡”,是害怕再让leo受伤害。泉还是那种自卑的人,他认为自己处理不好和leo现在的关系,才会一次次“逃避”和装作若无其事。


再来说说leo,不得不说leo跟小真单独说那些话时情绪不稳定,有些过激,但是也能看出他是真的喜欢泉,并且珍惜泉,他和泉两个人有想要互相弥补的感觉。leo后来让泉去扶小真也是冷静下来之后的决定,leo也发现了自己当时的行为有些过分,因为泉对于小真来说也是一个靠的住的哥哥。leo是经历过崩坏的,他很矛盾,其实他也是不希望小真像他一样,但又无法接受泉对自己的“疏远”。

leo也有说希望泉跟小真是斗争的握手而不是摸头。

也算是表达了自己真正的想法吧,leo现在是一种还明白自己在泉心里的位置的,他很想去百分百确认,但是泉又别扭的不表达出来。这期活动过后,就好了吧。leo跟小真一样也一直渴望一种跟泉平等的关系,因为泉就是不擅长被爱,总是想着去爱别人,这让他们的关系从以前变的疏远。但是leo渴望的平等又跟小真不同,小真是希望能跟泉作为平等的“对手”,而leo希望能跟泉互相依赖,共同战斗。


以上就是这样了。感谢观看



三秒钟


突然想到的,可能写的比较急,说实话我觉得如果画出来效果会更好,毕竟表达三秒钟那个场景的时候太蠢了…一开始想到的只是第七次的场景,后来才把其他几次补上,写成了小短篇

请多指教!!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贺玄一直记得妹妹那天歪着头笑嘻嘻对他说的话。


“每当我要做决定时,都会给自己三秒钟,三秒过后我就晓得了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,哥哥,哥哥,我也许你十次三秒钟吧。”她这样说道。


尽管就是小孩子的一句玩笑话,但是妹妹的神情让他当了真,把那十次三秒钟收的完好,只在寒露前夜用过一次,三声过后,善恶到头。


可是就算是他当时也没有想到,那剩下的九次,后来竟然尽数留给了师青玄。


第一次是初遇,师青玄同他聊了很久,为了一己私欲,他应下了与师青玄结交。


第二次在上天庭宴会,师青玄拦他吃喝,表面开玩笑般抢他吃食,暗地里通灵说了句 “明兄,伤胃。”他感叹了一下那人的细致,破天荒的回应了一番。


第三次是外出,师青玄拼死助他,缠斗时忽然耳后生风,就见那人挡在身前,明明受伤还要笑的像傻子一般。假意换真心,他冷着脸却背着师青玄回了仙京。


第四次在鬼市相见,他佯装受伤,还矢口否认了与师青玄的相识,当谢怜打断了他们的吵闹后,那人又是二话不说把他背起,他闭上了眼,难得低头靠着放松了片刻。


第五次是血社火游行,他用分身拉师青玄出人群,怪师青玄手心太暖,让他花了很长时间,走了只不过五六十步的距离。花掉三秒钟的时候通灵阵里传来声音,他手上微微加力,皱眉说道,不是我。


第六次在雨师国,他拦在师青玄面前,用了三秒,说了两个好。


第七次时已经是尘埃落定,他把师青玄放在皇城庙内便起身离开,思虑却在转瞬之间背叛,他最终还是在庙门口用掉了那三秒。第一秒分身浮现,第二秒灰影背道而驰,第三秒点上了师青玄的唇,浅短却夙愿以偿。他跨出门槛,捏了诀离开。向前,是因为怨,向后,是因为恩。


第八次还是用在皇城,他还了师青玄扇子,看他一如从前一样唤出“风来”,他转身离开。


故事到了这里就没了下文,其实贺玄这个人挺自私的,他一直没能舍得用掉最后一次的三秒钟,因为不会再有人给他,也不会再有人让他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清茶

请多多指教!!地风时期

小天使来了嘿嘿嘿这篇主视角是师青玄

感觉一下子欢快了不少

话说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觉得很困,但是又不想睡觉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四、

师青玄一愣,又是眨了眨眼,后知后觉的端起扇子遮住半张脸,突兀的笑道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地师大人啊,真是失礼哈哈哈哈哈哈,在下风师青玄。”


这不用说,我当然知道你是谁。


“太巧了,太巧了,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....”师青玄前言不搭后语的又说了几句,暗暗在心中默念了几遍即将出口的话语。


明仪微微点头,气息仍是拒他于千里之外。师青玄站在一旁,双手将折扇合上放在胸前,也歪头学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。


明仪始终保持和他保持距离,沉默间竟有了些许困意,不自觉地将脚尖转向楼梯,刚想开口道告辞,只听师青玄玩笑道:“早知道就不帮你付那酒钱,怪不得那老板一脸不解,不行地师大人,你可得还我啊。”


明仪抬眼扫向道:“好。”便将二指抵在太阳穴边,师青玄扶额忙打断道:“功德就不必了,地师大人陪我去晃晃吧。我这个人喜欢广交好友,再说我们日后免不了要一起办事,提前认识认识有何不好?”


说着他便去扯明仪的衣角,明仪回过神来的时候,师青玄已经拽着他要举起来的手走了好几步,原来师青玄看明仪又要拱手推辞,便顺势抓住了他的手。明仪下意识忽的往里抽了一下,虽然动作极其微小,但是师青玄还是察觉到了。


他发觉不妥,于是松开了明仪僵硬的手,转身认真地道:“对不起,是我失礼了,但是我这次来找你是有要紧事要办。”他看着明仪的眼睛,明仪的眼睛黑亮,却像是极深极深的藏了什么。


“前几日我去神武殿,碰上了一位小神官在跟帝君议事,我仔细听了一阵,听的是那位小神官近来在查看祈愿时发现了些不寻常的东西,”师青玄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他发现有一封祈愿是夹在香火中间被烧了上来。”


“原本普通的祈愿就可以达到目的,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呢,让人费解,于是那小神官当时就起了兴致,翻开信看了看。信中是一位老妇人的手笔,所述的是她的孙子最近突然不见了踪影。信中还写到她孙子在失踪前几日都极晚回来,嘴里还叨念着什么宴会。”


“按说这就是普通的寻人祈福,小神官当时就派人去把搜查了一番,结果不仅人没有找到,尸骨也没有一块,所以他才想着来向帝君求个帮助,遣人去鬼市看看。”


师青玄用扇子一拍手掌,道:“毕竟提到宴会,还是这么离奇的事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鬼界第一繁华之地,鬼市吧。既然是第一繁华之地,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,况且它的主人,更加不好对付。”


“我听他讲完,便主动请命,要帮那小神官去探查探查。帝君虽是答应了,但是鬼市众鬼云集,错综复杂,所以他嘱咐我道,探查一番无果回来便是,他自会再派人下去。”


“他还令我寻个人一同前去,现在正好碰上了,”师青玄朝斜上方扬了一下头,笑道,“地师大人,陪我走一趟吧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双玄

地风时期

突然想到一个有趣的情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君吾:“地师,我有一个要务要交给你,你去找个帮手随你一起吧。”


明仪转向师青玄:“....”


君吾随口一说:“此次任务凶险,务必要找个靠的住的帮手。”


明仪:“那不需要你了。”


师青玄:“??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明仪眼里师青玄被归为靠不住的一类

清茶

前文在主页!感谢观看!地风时期

上一章算是改完了,虽然写的不完美,甚至说不上很好,但是在很用心的一遍一遍的修,一遍一遍的改,希望你们能喜欢!!哎呀说的有点多,下面两章两个人互相猜对方心思嘿嘿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三、

明仪在原地愣了两秒,须臾,眼神恢复了浓墨般的深邃。


刚刚他的确是使了隐身,虽然是很基础的法术,但能保证一般人是无法看见的,看来应当同是为天庭的人。


那女郎眼神里也是转瞬即逝的疑惑,随后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:“这位道友,我看你一人站在这楼台发愣,莫不是有心事?”


刚才在触碰到的瞬间,明仪就已经下意识的远离了她,之后便没有了任何动作。


能想到这一点并不难,对方也一定看破了自己的惊讶从何而来,明仪心道,既然互相知晓了同为神官,但是她却没有戳破,不知有何意。


况且两位神官一齐出现在这种普普通通,毫无亮色的小店是怎样一种情景也不必多说。如果也是随意捡来的,皇城那么多店家,几率太过于小了。


不像是巧合,还需谨慎对待。


他抱着手臂看她,等待着她的下文,眼神暗暗在她脸上和身上的配饰游走过了一番。一袭白衣,搭的是青色的袍子,拂尘搭在臂弯间,端的是清风明月,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。


那人倒是没在意他的敌意,向前走了几步靠在了明仪旁边,凭栏向下望去,悠悠说道:“这里倒是一个喝酒的好地方。”


离近了再看,这眉目更加眼熟。


只见她撑起身子,抬手一甩,正欲展开扇子。太熟悉了,明仪心道,同时他的脑海里骤然绽开了一抹色彩,阴郁的黑色交杂,中央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,瞳孔一瞬间缩小,映射着他所想到的一切。


不必再看了,这个人是风师青玄。


明仪极力克制住几乎要破壳而出的恨意,它极力翻涌,但被压制着达不到喷发的一刻。师青玄摇着扇子浑然不知的倚在一旁,这扇子正面横写着一个“风”字,背后清风三纹,现风师的法器便是如此。


真是造化弄人。


明仪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,咬了咬牙,即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
他又一次选择了躲在了自己的身后,委屈不甘甚至愤怒被骄傲和隐忍中和。


明仪很早以前就发觉,自己好像只剩下一副模糊冰冷的面具,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。


没什么可以失去了,他必须这么做。四条人命换来的,是罪魁祸首的潇洒恣意。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师青玄能端着清风明月,能有资格拥有风光无限的生活。


而因他而死的,哪怕因恨成鬼也不为过的四个人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“道友?道友?”师青玄举起扇子在明仪眼前晃了一晃,目光闪了闪,说道:“我替你付了这酒钱,不知可否赏个脸随我去晃晃?”


明仪还在恍惚,瞬间心神大乱,险些一掌推出。好在他迅速稳住了身形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。既不知道对方的目的,自然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为妙。


明仪与他在天庭并无过节,眼下的冲突倒是可以避免;若是误会,说开了,也好,也好各自寻个清静。


他退后一步,握拳做了个拱手礼,微微欠了欠身,说道:“风师大人,我是地师仪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清茶


文笔不好,请多担待,谢谢啦!!

ooc预警

地风时期地风时期,找点糖吃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楔子

又是一年上元节,皇城上下熙熙攘攘,大街小巷,华灯初上。

人间有戏文无数,相传中元节的夜晚本是无风,但只要有一位黑衣俊郎伫立在酒肆楼台上,不久后必定风来。随风而来的还有一位一笑倾城的白衣女冠,臂挽浮尘,双眸极亮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、

上元节的那天,街道上或大或小的惊叹声由远及近,跟在一黑一白的身影后面,引了无数人驻足。


他们不是第一回下来了,不知道为什么师青玄格外的喜欢这里,祈愿不多时就拉着明仪下来吹风,明明是吹着自己给予这皇城的风,竟然欢快的不行。


以往师青玄都是左顾右盼,还时不时在与路人错身而过时回眸一笑,现在却是安静了片刻,手中一直翻看着刚从街边淘来的泛黄戏本。


“明兄,你走慢些,”师青玄叫道,“这戏文也太过敷衍了事,总是一笔带过,一笑倾城怎能概括本风师的容貌。”他说完便看向明仪。明仪在一旁负手而行,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。


师青玄见明仪点头,越说越起兴,频频让他评价。明仪本就对这些世俗事物不感兴趣,无奈之下只好在他前面带风般行的极快,头一点,又是敷衍着过去了,师青玄见状,不依不饶,硬是要他说点什么。


明仪回头瞥了他一眼道:“这戏本有何好看,不是要喝酒吗,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闲逛,快走。”


师青玄一听,拿扇子敲了敲脑袋,笑道:“既然没时间闲逛就有时间喝酒?明兄,不知你的时间是怎样计算的啊。”


明仪一时语塞,步子也慢了下来,师青玄追上用胳膊肘撞了撞他,示意他快走,动作中还带着一丝的幸灾乐祸。明仪吸气刚想说回去,结果迎面对上风师大人那一双带笑的眼睛,他叹了口气,冷哼一声,转头望向别处,又大步走了起来。


走了没几步,他忽然顿足,师青玄却全然不知,刚把一心放回了那令人“恼火”的戏文上,于是低着脑袋一头撞上了明仪的后背。


他痛呼了一声,捂着鼻子跳起来拍了明仪两下,边质问边从他背后伸出头。只见明仪头微抬,望向天空,没有要理他的意思,师青玄自讨没趣,摆摆手也只好顺着他的眼神向上看去。


万点流星吹落空,点点红光照明路。黑暗中的灯光虽然稀少,但是足够亮。


师青玄回望,想要对明仪道去赏灯,最终还是没有让声音蹦出,换为了一眼望穿的注视。


明仪头还是微抬,散着一圈微光,眉目修长并上挑,像是射出的光亮,眸子里尽是暗红在升降,黑发如冰川融化,是触手可及的冰冷,却也是炬火在中央由内而外的温暖。有了炬火冰才会融化,并且一旦靠近,就要义无反顾,半路驻足才最是寒意刺骨,好在啊,好在,自己应该已经站在了深处。


师青玄移开了视线,轻道:“赏什么灯啊,赏你就够了。” 原来万千灯火,都不及他一人夺目。


明仪像是刚回神一般看向他:“你说什么?”


师青玄道:“没什么。”


明仪撇撇嘴,两个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儿,师青玄突然得意的“啧”了一声,一甩拂尘,揽过明仪就要去凑热闹。他性子一向跳脱,纵然明仪做好了准备,也被拽的几次差点摔倒。


明仪略感无奈,也不知道师青玄突然想到了什么,笑的那么厉害,侧脸和嘴平齐的地方凹了下去,连走路都歪歪扭扭的。

  

光亮射入师青玄眼中,再反射到明仪眼中。说来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,明仪会认识师青玄也是如此,明明是阴冷之人入局,如今却贪恋那光亮越陷越深,我命中注定还要再有一劫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白茶清欢别无事,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二、

几百年前的一个,似今天一样的夜晚。他们的堪称巧合的开始,不是在上天庭,而是在这皇城大街。

  

正月十五日元夕节,火树银花不夜天。从上天庭宴会出来的明仪流荡在皇城大街。


长街旁尽是商铺小店,灯火摇曳,人影聚散,各式各样的声音虽说不上是那般鼎沸但却此起彼伏。热闹的让明仪恍惚忆起那热腾腾的小店和一碗甜汤。热闹固然是好事,但是想到这份热闹不属于自己,便显得格外孤独。


故事从开始便注定了结局,现在忆起也是无法终止。


明仪感觉自己多愁善感了许多。


面上的平静如水,掩饰住了眼神泛起的波澜。他手心一转,使了个法隐了身形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

迎面的风把他吹的清醒,人潮在他身侧涌动。估摸着这个点茶楼的天台无人,明仪随便在旁边捡了一个,缓步走到雕栏旁。


他揉了揉眉心,将袖子里的酒壶拿出,仰头喝了一口,琼酿入喉,心情也因此好了许多。离远了再听,那些的嘈杂声也就让人舒服多了,甚至有一些的安心。


烦躁来的快,平和的也快。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,早就懂得该如何收敛。这大街上的夜景无非就是一个人走,一个人来,许多人同时一起,就是一群人来来往往,车水马龙,不知有何意义,或许也曾有意义。


其实倒也不是他非要装作面无表情,虽然有的时候必须如此,但是大部分时间他面上的冷淡是自然而然的。明仪本就不爱笑,妹妹以前就经常扯着他的脸让他多笑笑,他也只是摸摸她毛绒绒的头,给了她一个浅淡的微笑。

  

放松了许久,面上还吹着微风,背后却又来了一阵,突然的有些奇怪。


明仪猝然回头,那转角的黑暗中轻飘飘的衣摆先透了出来,随后便是身影,黄叶挡在她额前,白衫被点缀成初升太阳一般,对比之下,过分的惹眼,手里还握着一把折扇,眉目弯弯。


明仪脚尖微动,暗暗念诀,下一刻又像是想起来什么的样子,攥成拳头的手松了力,叹了口气,站直转回了身去。


片晌,明仪抬头看了看天空,不说云朵,连一只路过的飞鸟都没有一只,可是背后目光丝毫没有要移开的意思。他甩头回看,确定了她的目光是朝向这边,超向他身后的天空,不知道在看些什么。


明仪有些许不适,他总是低调行事,很久没有被人如此注视过,尽管只是恰好站在那人的视线内。


他起身拎酒离开,忽略了女子眼神中的那意料之中的意味。她眨了眨眼睛,不假思索的伸手将他拦住,明仪微微蹙眉,继续向前走去,直到撞上她的手臂。两人皆是愣住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